際華資訊

《新浪財經》揭秘閱兵被裝保障:“村”里“村”外的故事

發布日期:2019-10-12
作者:

       國慶假期結束了,但際華3502公司保障服務小隊的領隊趙冬云回到家才沒幾天,她和服務隊成員一起在10月5號上午撤出閱兵村。他們戰斗到了最后,服裝組10月3號那天修理了一百多件衣服,4號還有戰士拿著衣服去修改。
       她和她的同事們一共47人,都來自新興際華集團(3.580,0.00,0.00%)有限公司核心企業際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他們組成了閱兵村內唯一一家由生產單位派駐的專業服務隊。這樣由企業成建制派出人員配屬軍隊到閱兵村執行任務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他們已經在閱兵村連續工作了138天。
       “十一那天,兵站組織我們在閱兵村的食堂里看了直播。平時在閱兵村里一輪輪的合練也組織我們看,但和大家一起看直播感覺不一樣的”,趙冬云說,在鏡頭里看到自己認識的人挺激動的,幾個方陣的領隊、還有兩位女將軍,都在她這改過衣服。
       從閱兵結束到服務隊按照要求5號撤離,他們還忙了一陣,忙著給戰士們再改一次衣服,把閱兵高強度訓練中改瘦的衣服再放開一點。
195000米縫紉線和12000多雙小后掌
       趙冬云回憶,這支專業服務隊是5月21日和聯勤保障兵站一起進駐閱兵村的。
       作為服裝鞋帽方面的技術人員,他們還帶了工具和原材料,還有40余臺套縫紉、熨燙等專用設備,就是為了閱兵訓練期間士兵服裝鞋帽裝備的維護保養保障。
       “當時帶了布料和輔料,線、拉鏈、褲鉤、扣子都帶了。各個品種軍裝的縫紉線,包括陸海空軍火箭軍和武警的,迷彩服、常服的線,都各帶了3軸,還有襯衣的線,一共是39軸,每軸都是5000米,回來后基本上就剩下線底子了”,領隊趙冬云算了一下,在閱兵村期間,他們小組修補改了將近2萬件衣服。
       “還有帽子、包、領帶、手套、內褲、襪子”,她說,“只要是需要動針線修補改的,戰士拿來了,我們都做。”他們小組進閱兵村時帶了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等各軍種迷彩布及一些襯衣布作為修補材料。兵站自己也采購了一些。“基本上都用完了,后來又找廠里要的”,“金屬扣集團買了3箱,拉鏈也用了百十條。”
       
       新興際華集團是國內首屈一指的軍需品生產保障基地、職業裝研發生產基地和職業鞋靴研發生產基地,常年擔負著解放軍和武警部隊著裝的生產任務。
       際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前身為際華輕工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2006年8月。2009年6月整體改制,設立為際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際華股份”)。2010年8月16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發行上市。
       際華股份所屬子公司的前身為原總后勤部和武警部隊管理的軍需企業,承擔著軍隊、武警部隊的軍需品生產及保障任務。際華股份目前擁有31家生產制造型子公司。成立最早的3539公司前身北平被服廠,始建于1912年10月,由北洋軍閥政府接收改造清朝北洋水師被服作坊而建。還有一批企業是我軍自己創辦的。
       這些企業在不同的歷史時期,隸屬關系產生了多次變化。1978年-1989年,軍需生產企業統一隸屬于解放軍總后勤部;1989年-1998年,隸屬中國新興(集團)總公司;1999年-2001年,隸屬解放軍總后勤部;2001年-至今,隸屬新興際華集團有限公司。
       “際華公司移交國資委之前,閱兵的被裝(注:被服和裝具)全部是由際華保障的”,新興際華集團有關人士透露,他們曾多次執行閱兵保障任務。今年入駐閱兵村的員工主要來自際華集團下屬的5個企業,分為鞋靴保養、服裝、洗滌等三個小組。
       這項工作很光榮,能入選進閱兵村的,都是政治強業務精的骨干,但這項工作也很艱苦。
       在閱兵村里,保障服務小組實行軍事化管理,從一日三餐、起床、洗澡、熄燈都要嚴格遵守規定時間,并且出行要整裝列隊,在板房內工作,住16人一間的大宿舍,睡上下鋪,手機統一管理每周檢查。隨著裝備方隊的進入,保障人員的活動范圍越縮越小,平時只能在200米左右的路線上活動,從入駐閱兵村直到任務結束,近五個月不能休假不能探親。
       這群平均年齡超過40歲的技術人員,還要應對平均每天1000多套/件服裝鞋靴的修飾、保養、洗滌。由于訓練強度大,戰士的服裝、鞋靴磨損快,服務隊每天工作10余小時,經常加班到晚上十一二點。
       要走多少步,才能磨穿鞋子?要多大運動量,才能讓人的褲腰一再改小?他們入駐閱兵村后,真切感受到了受閱部隊訓練的艱苦。
       陸軍方隊由于作戰靴磨損厲害,一天深夜跟服務隊聯系,請求為方隊所有作戰靴加釘鐵質鞋掌。為了不影響訓練,鞋靴維修組連夜加班,直到凌晨三點才最終完成。一雙雙作戰靴經過除塵、打磨、粘膠、上釘、剪邊、再打磨,就成了擲地有聲的“鋼靴”。
       送來修補的軍裝主要是褲襠、褲腿、腋下等部位磨損嚴重,還有很多衣服是肥改瘦。因為受閱官兵參加訓練后不同程度地變瘦,“減肥”十幾斤都是常事。趙冬云說她知道的最多的有人瘦了40斤,瘦二三十斤是很正常的,“有人100的褲腰最后修到了80。”
       由于訓練強度大,鞋底磨損嚴重,戰士們常常需要換鞋底。際華3514公司技檢書記龔建微負責鞋靴組,他介紹,戰士們訓練時都比較喜歡穿舊鞋,因為舊鞋經過磨合更合腳,所以很多人會不斷給鞋子修修補補。
       他們組在閱兵村用了12000多雙小后掌,20公斤鞋乳,每桶15公斤的4桶膠粘劑,30kg左右螺紋釘,還有一些皮料。最開始進閱兵村帶的材料,任務還沒結束就都用完了,期間公司還派人送了四五趟,兵站又采購了一些。靠這些材料,他們在閱兵村里修了大約23000雙鞋子。
120面戰旗和將軍的鞋
       內行人說,其實閱兵式最大看點就是兩個:一看裝備,二看被裝(注:被服和裝具)。
       幾乎與服務隊進駐閱兵村同時,閱兵被裝也進入了緊張的生產階段,很多產品進行了改進和優化。和往年閱兵相比,今年閱兵的訂單品種多、單品數量少,交貨期緊。老軍需遇到了新挑戰。
       際華集團所轄的軍需企業,每家都有自己的光榮歷史。他們用過毛澤東、周恩來住過的大院,“掃蕩”時帶著工具材料上船打游擊生產,抗美援朝時每天工作12小時為志愿軍做棉衣褲,戰場上危急時刻也曾給職工發槍參加戰斗。
       和往年比,今年閱兵的被裝生產保障任務量非常龐大。從服裝、鞋靴到軍旗和戰旗……光新興際華集團一家,此次承擔的被裝生產保障任務就有139個品種、12.33萬套(件、雙),包括陸海空火箭軍禮服、常服、大檐帽,裝備方隊作戰靴、徒步方隊作戰靴,儀仗隊長筒皮鞋、飛行靴,海空軍航空兵飛行裝具包、突擊背包、防彈背心、戰斗攜行具、作戰手套、體能訓練服,各種胸標肩章等等。
       為了完成這個重要政治任務,新興際華集團陸續有1789臺生產設備、56條生產線、2329名工人投入生產,趕在9月15日前完成了閱兵限期生產保障任務。其中很多產品還采用了更科學更具功能性的設計。
       比如,閱兵鞋靴的鞋頭采用軟棱設計,外形威武,避免棱角磕碰影響行動和提前磨損鞋頭,前掌采用寬松處理,保證跟腳及腳趾部位空間,為長時間訓練引發來的腳型腫脹留有余量,增強舒適性。
       為了透氣舒適,還將徒步方隊鞋靴里踝設置48個沖孔增加幫面透氣性,并將后條皮修改為超細纖維絨面合成革,增加靴筒柔軟度,在踢正步時更容易繃直腳。為了“踢腿如風、砸地有坑”,將徒步鞋靴的中底硬度進行了調整升級,增加了落地出響的大花紋設計。
       艦艇方隊鞋靴則從快速穿脫、穩定著裝、舒適度上出發,內側裝置拉鏈,在鞋眼固定位置加裝自鎖扣,戰士根據調解松緊后固定鞋帶,牢固穩定腳背不松動。同時為了進一步加大舒適度,裝置了啞鈴型護踝設,托住踝骨加強抱腳性能。
       今年閱兵和往年一個很大不同是,閱兵編組有戰旗方隊,集中展示土地革命時期、抗日戰爭時期、解放戰爭時期以及新中國成立以來榮譽功勛部隊的戰旗。
       這些戰旗由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從全軍遴選確定,共120面榮譽戰旗,其中100面正式受閱,20面備份。這些旗幟在閱兵結束后已經入藏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
       這些旗幟是際華3543公司生產的。他們是軍隊服飾專業供應商。6月14日接到軍方戰旗生產任務后,經歷了第一批樣旗現場試驗,調整圖稿,生產第二批訓練用樣旗,再完善技術參數,改進制作方案,并針對每面旗幟制定了工藝,形成了單旗、夾旗、復合旗等多種印制方式,增加了發泡印刷、刺繡貼補繡等方案的過程。三批訓練旗及正式閱兵戰旗全部按時間節點交付。
       際華集團有關人士介紹,今年參加國慶大典的英模老兵們穿的老制式軍裝,是派人到全國各地的英模老兵家中上門量體后制作的,不僅顏色和原來的軍裝一樣,材質也做到了盡量和原來的一樣。上述人士表示,這次英模老兵的服裝最早的是65式的,最晚的是87式的,都是按照樣品訂制的,為了還原當年的標準制式軍裝,甚至還從私人收藏中尋找某個制式將軍軍裝的肩章。
告別閱兵村,服務隊員和兵站戰士合影留念告別閱兵村,服務隊員和兵站戰士合影留念
       “我們在閱兵村里看到天安門廣場現場畫面的心情,在外面的人是無法想象的”,雖然已在家休假,際華3514公司技檢書記龔建微說起自己的這段經歷還是有點興奮。他說現在閱兵村里留守到最后的兵站戰士們還在忙著給沒撤走的戰士洗衣服呢。
       他是鞋靴組的負責人,也是入駐閱兵村的三個服務小組的總領隊,在工作中和很多將軍、士兵都有近距離接觸,經常和他們聊幾句。他印象深刻的事情有很多。
       一次巡修過程中,他遇到一位一排面的將軍,腳受了傷還堅持訓練,他在醫務人員指導下,幫他調整鞋部位高度,改變受力面和受力方向,減少對腳的損傷。龔建微說,將軍們參與閱兵訓練都和普通士兵一樣,過集體生活,“很多人都五十多歲了,其實考驗很大,特別佩服他們。”
期特码预测单双